英皇娱乐

新闻和鱼的故事

来源:首页 | 时间:2019-01-02

  我在报社工作了20年,目睹了传统媒体受到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冲击。身边也经常有一些年轻人来问我,新闻行业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每当此时,我都会想起喀拉拉邦渔民的故事。

  喀拉拉邦位于印度的西南海岸,渔业是当地的主要产业。由于渔民的小型船只和当地的海滩市场缺乏制冷设备,这就意味着如果当天没有出售这些渔获,它们将迅速变质变得毫无价值。

  1997年,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罗伯特·詹森开始调查这些海滩市场的沙丁鱼价格。当他来到喀拉拉邦时,这里还没有被手机信号所覆盖,当地也没有手机通讯这种技术。一些渔船在海滩市场可能卖了好价钱,而另一些渔民可能卖不掉鱼,他们又不想白白送人,于是只能把鱼倒回海里,即使许多买家可能就在不到十几英里远的另一个市场,并且愿意付出高价来买这些鱼。

  就在这一年,手机信号的覆盖范围开始扩大到了喀拉拉邦,鱼市迅速发生了变化。渔民可以在离海岸20多公里的地方打电话,因为信号塔就在海岸附近。“喂,你们这里沙丁鱼的价格是多少?”“什么,你们这里的金枪鱼已经饱和了?”因为提前给海滩市场打了电话,渔民得以提前了解市场行情,然后直接把船开到出价最高的市场。

  手机的出现使得当地沙丁鱼价格迅速稳定,海滩市场的价格波动下降,倾倒量接近于零。技术变革使得市场变得更为高效。

  然而当时的手机价格相对于渔民的收入是昂贵的,但也并非高攀不起,部分渔民咬咬牙买了手机,部分则没有。詹森持续地观察了喀拉拉邦渔业从1997年到2001年的变化,他有了一个特别的发现:那些有手机的渔民收入增加自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那些没有手机的渔民收入也同样增加。平均而言,渔民的收入增长了8%,那些没有手机的渔民,因为受益于更有效率的市场,他们的收入提高了4%。

  在这个例子中,新技术并没有让赢家通吃,而是提高了每一个人的收益。之所以产生这一现象,是因为手机提高了整个市场的效率。

  我们回到新闻行业,每张报纸就相当于一个单独的海滩市场,刊登的新闻不一定能找到真正需要的读者,而互联网和新媒体从本质上改变了传播方式,它使得整个新闻市场更有效率。它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技术,让每个读者能精确得到自己感兴趣的新闻。

  新闻和渔获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只有短暂的保鲜期,必须更快更有效地到达每个顾客手中。而互联网就像喀拉拉邦渔民的手机,它精确知道谁需要这些新闻,而不至于使得它变质。

  互联网最终扩大了新闻市场,让每一个市场参与者受益,使用新技术的人会率先分得更大的蛋糕,但这些新技术最终会不断降低门槛直至变得普及。当每个渔民手里都有了手机,市场达到新的均衡后,这时又会回到最根本的问题——要想在鱼市卖高价,归根结底看谁打的鱼又大又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