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娱乐

一个新概念----Serendipity Economy(偶然发现经济)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2-17

  是偶发事件加速的经济,它是一种在宏观层次上若没有互联网就深不可测的经济。由于创新和偶然发现活动的本性,二者都只会发生在相互联系的人身上。过去,若不是物理邻近,就不可能体验到偶然发现的事件。数字网络加大了偶然发现的“带宽”,创造出了创意交流的更大语境,而创意交流也许导致有价值的事物问世。

  SE与工业经济有很大差异,甚至与信息经济都不一样,因为工业经济模式和信息经济模式都是由效率模式驱动的。尽管起中介作用的数字网络带来的生产率增益对生产率提升有所贡献,但它不是唯一贡献,或许也不是最大的贡献。SE指这样一种经济模式,它是突现的,不可预测的----它面向未来的展开路径不是线性的,而是通过随机偶发的方式。

  SE提供了观察横向投资的新视角。SE需要敏锐的察觉、耐心和坚持,因为创意有一个发生的过程,创新有一个孕育、成熟和演化的过程。各类组织不一定只寻求更好、更快、更便宜,还可以将个体相互之间的偶遇或个体与创意之间的偶遇所产生的价值给俘获,给量化,这些偶遇所产生的创新是任何enterprise architect软件或投资回报率测算所无法预知的。

  对第六点的解释:在SE中,价值链变成了value webs(价值网),这就意味着,累计价值不是沿着价值链从低端到高端线性增加,而是可能在任何两个相连节点之间发生价值的随机运动,运动方向是任意的,演替组合方式也是任意的。SE不事先假定有固化的节点构型,因此,突现活动可以弱化一些节点,强化一些节点,甚至改变节点的相互关系。这就意味着,未来状态的测度与初始状态的测度也许很不一致。拿作报告来打比方,听众感受到的报告之价值取决于很多因素:听众何时到场(有没有迟到)?何时离开?有些听众离场后又返回,那么离开了多久?他们是在报告进行到何处时离开和返回的?听众所组成的网络在报告的不同阶段是不一样的。任何评价,若不考虑网络结构的差异,不考虑时滞,是无法把握听众实际行为的复杂性的。

  与SE定义相关的许多原理也适用于所谓“知识经济”。不幸的是,知识经济的概念是用工业时代的术语来表达的,比如将生产方式从机器转换为人脑。尽管知识经济被描述为是以人为本的、动态变化的,但实际上,人们常常是将工业时代的生产率隐喻移用于知识工作。结果,各类组织往往投资于一些旨在加快创意之产生与评价的“创新软件”,它们能产生更多的渐进改善,而不是突破。

  管理学大师杜鲁克穷经皓首于生产率测度,最后于1993年在《后资本主义社会》一书中提出用全要素生产率(TFP)作为自动化和知识工作之作用的替代指标。不幸的是,他似乎是因为精疲力尽了,无奈之下勉强做出了这个选择,而不是由于答案的完整性。

  SE概念所创造的分析框架中,时滞可以得到解释,产出价值可以通过外部观察得到确定。可以认为,这是对杜鲁克的一个想法的延伸----他认为,公司的所有价值都要在公司以外的语境下决定。

  在强调意识形态或询证路径的世界里,SE观念是很难被接纳的,因为SE既不能预测短期结果,也不敢揭示长程未来。SE所做的,只是要求组织和个人都认识到:人才、技术或过程所产生的价值有可能以令人吃惊的、意想不到的方式产生。只有意识到我们生活在全球偶然发现经济之中,我们才能较精准地解释和把握新价值之突现方式,较精准地解释和把握投资成熟通常所需要的较长时滞。

  博主:SE概念提出后,似乎未得到多少响应。但我觉得这个概念中有闪光点,故简单介绍一下。有兴趣者可阅读全文:

英皇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