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娱乐

走进陕北的秋天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9-17

  陕北的秋天是绚丽多彩的,也是一年当中色彩最为丰富斑斓的时刻。沟沟壑壑,山山峁峁,河河岔岔都被渲染得如画布一般,色彩浓郁艳丽。行走在陕北大地上,放眼望去,金灿灿的玉米、黄澄澄的糜谷、红彤彤的苹果、圆鼓鼓的枣儿,都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似的,向人们“炫耀”着成熟的色彩。就连过去光秃秃的山坡沟洼,也披上金黄色的盛装。再看那茂密的林草,层林尽染,五彩缤纷。这是一场大自然精心策划的视觉盛宴,这是一个被秋肆意渲染的五彩斑斓的天堂,这种美,像一个从容优雅、风韵十足的女子,美丽大方而又庄重,令人心旌摇曳。在这样一个色彩斑斓

  没有盼望,不需等待,陕北的秋天还是不迟疑地应着季节的约会如约而至,将炽热的夏一点一点的逼退,展示给世人多彩的秋天。

  陕北的秋天是绚丽多彩的,也是一年当中色彩最为丰富斑斓的时刻。沟沟壑壑,山山峁峁,河河岔岔都被渲染得如画布一般,色彩浓郁艳丽。行走在陕北大地上,放眼望去,金灿灿的玉米、黄澄澄的糜谷、红彤彤的苹果、圆鼓鼓的枣儿,都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似的,向人们“炫耀”着成熟的色彩。就连过去光秃秃的山坡沟洼,也披上金黄色的盛装。再看那茂密的林草,层林尽染,五彩缤纷。这是一场大自然精心策划的视觉盛宴,这是一个被秋肆意渲染的五彩斑斓的天堂,这种美,像一个从容优雅、风韵十足的女子,美丽大方而又庄重,令人心旌摇曳。在这样一个色彩斑斓的季节当中,随意捡起一枚杏叶或者枣叶,就可能浓缩着你最原始的悸动;几棵衍生绿意的小草,就可能引起你对属于自己春天的美好回忆;偶尔一两声南行的雁鸣,就可能会把你如云的思绪拉得很远很远……

  陕北的秋天是忙碌的,它沉淀了春的明媚阳光、夏的骄阳似火;凝聚了陕北老农的心血汗水、含辛茹苦和殷切希望;释放着农民忙碌压抑情愫和收获激情。看那田间地头,全家出动,小孩一手提着枊筐一手拿着咬了几口的红彤彤苹果,穿梭在果树行间,大人们小心翼翼,双手扶着树枝,然后慢慢地摘下熟透了苹果,认真的程度像怀抱婴儿一样细心,小心地提着满满一筐果子,匍匐在茂密园林之中,虽是汗流浃背,但还是喜上眉梢。再看田野里,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到处都是秋收的繁忙景象。金灿灿的谷子熟了,人们挥舞着镰刀,把谷穗割下放在袋里,用车拉,用肩挑到打谷场里,或用镰架打场或用老牛拉石磙碾碎脱粒,有的干脆用脱粒机,既省力又省事。小杂粮也成熟了,黄豆由细长的青角变成了黄乎乎饱胀的豆荚,仿佛是秋姑娘专门涂过的颜色,红艳艳的高粱、绿油油的白菜、黄橙橙的梨......都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从田野里赶着趟儿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芳香,等待着老农的收获!

  陕北的秋天是开心的。看到层层梯田里满地金色的谷穗,琳琅满目丰收在望的农作物,那是农民最开心的一刻,古铜色的脸被岁月刻下痕迹的皱纹里都洋溢着幸福笑容。往日的辛苦和汗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看着他们,不禁去想:幸福快乐是如此简单!一切烦恼都该抛到九宵云外。

  (杨崎筠,男,绥德人,文学爱好者,己在《人民画报》等多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200多篇。)

  乌镇有很多卖蓝布和刺绣的小店,密密麻麻地拥挤在河边。在木结构的古建筑里,江南女子安静地绣着繁复的花纹,一针一线,是浓重而华丽的色彩。他进来,轻轻地唤她“丫头”,窗外高大的香樟树散发出细密的清香,她低头一笑,有红霞飞过脸庞,这是他与她之间秘密,他唤她丫头,青丝铺满也是,白发成霜也是。

  最近看起了之前看过无数遍的《甄嬛传》,旧时的女子都有小字,她说“嬛嬛一袅楚宫腰”正是臣女闺名。他在雪色芳菲的杏林里问她,你可有小字?她轻轻一笑:臣妾没有小字,她们都唤我嬛儿。那我叫你嬛嬛可好?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明亮的笑影,像杏林之外的澹澹天光。

  嬛嬛,他唤了她一生。帝王有帝王高高在上的爱,对他来说,他对她已爱得深沉,她不是他的菀贵人,不是他的华妃,不是他的皇后,她是他的嬛嬛。剧末,即便爱恨纠缠了一生,即便她的心已另有归路,即便她成了无上荣光的太后,可她依然记得,杏花天影里,他对她隐秘的呼唤。

  小乔爱上周郎时,刚刚十六岁。她拨弄琴弦为周郎弹奏,琴艺精妙处,如流风回雪,似月照空山,她把她对他的爱慕、敬仰全部弹在风过花溪一般的琴曲里。周郎微醺,耳朵却绝不放过一个错掉的音符,小乔故意弹错的几个音符惹得周郎频频回顾,他看见她的绣衣云鬓,看见她如秋水生波般的微笑,由此一面,倾城相恋。

  他唤她小乔,爱修眉细细的她,小乔出嫁的那日,周郎羽扇纶巾,雄姿英发。即便后来战火纷纷,周郎年寿不永,小乔美人命薄,可她依然是他的小乔,是他心中的孤绝月色,是他一生的最美传说。“曲有误,周郎顾”,她今生是他的小乔,来生还是。青石为证,赤壁为凭。

  布丁三岁了,我喜欢唤他布儿,觉得他依然是我襁褓里的小小婴孩,有时候我唤他布布,又爱意流转叫他布宝贝,每次他都欣喜地睁大眼睛到处寻找我,用稚子童声唤我妈妈。

  给布丁起名时,我重温了诗经、翻遍了唐诗宋词、阅遍了楚辞汉赋。我喜欢他的第一个名字,叫他“南薰”,南薰,古时的殿阁名字。南薰殿是楚国太子读书的地方,南风滋润着如诗如画的江南,让楚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我喜欢这个暖意盈盈的名字。

  他的第二个名字亦让我翻遍了各类典故,他姓李,我喜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故,取名李成蹊。名字顺口妥帖,寓意良好,是大家都喜欢的名字。可我偏偏喜欢那个不为大多数人钟爱的“南薰”。

  他的出生,是我心喜、心动、心醉的暖,谁也不知道,我每一次唤他南薰,那份温暖的感动,都如春风沉醉。

  (蓝薰,陕西咸阳人,85后青年作家,擅长散文写作,咸阳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电力摄影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在人民日报、陕西电力报、榆林日报多次发表。)

英皇娱乐相关

    无相关信息